从若羌自驾到格尔木一路随拍风景大气磅礴

点击次数:117   更新时间2019-09-13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清晨早起,因为东西时差的缘故,夏季的早晨六点,有些清冷,太阳还没有从若羌升起,人们都还在梦里,我就找到一家加油站,加满油的出发了。目标格尔木。约800公里,需要15小时左右,中间需要补充油料一次。

  若羌并非如有些人想象的地处偏远,就一定闭塞落后,这里也算是祖国腹地。而且这里也是时尚之地,毕竟自古就是东西方交通要道,深居内陆,思想却并不偏远。

  丝绸之路主题的雕塑,诉说这座虽然不大,却地位极其重要的县城。他可是中国最大的县,比浙江省还要大,著名的罗布泊楼兰古城都在他的管辖地域内。

  出了若羌县城,就是无边的戈壁荒漠,日出的背景也简单,随便找个路边一停,就等着太阳越出地平线,拍照之后各奔前程,太阳一路向西,我一路向南奔格尔木。

  寸草不生的戈壁上,筑路的人们修好了平整的沥青路,所谓“探险”的人们开着汽车来炫耀。到底谁是真正的驴友?罗布泊都已经有高等级的公路,通了铁路,建了工厂,设置了镇政府,再去还能算探险吗?

  从若羌到格尔木,从塔里木盆地到青藏高原,必须翻越一二级阶梯分界线山脉:阿尔金山。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势开始变得起伏,海拔逐渐升高,大山越来越近了。荒芜,依旧是荒芜,只要心有所盼,荒芜都是背景和铺垫,只会引领我努力前行。

  阿尔金山不仅深居内陆,海拔还更高,荒芜自然更胜若羌周边区域。虽有冰雪融水,但滋润地区有限,特别是山区,干燥的大地和岩石都裂开了,大山仰着头,好像要从天空中把云中的水汽都吸下来。

  童山秃岭,没有人烟,偶然有大货车喘着粗气慢慢的爬坡而来,司机之间也都是亲切招手,地广人稀,见面格外亲切,彼此都感到一点心安。

  路边的牌子“欢迎再来新疆”,提醒,已经到青海了。 采访一位在这附近加油站工作的小姑娘,来自甘肃,半年才能回家一趟,老板定期送来必要的生活用品。这里海拔已经很高,姑娘的腮红红的,生活不易。

  这是新疆和青海省的交界处,伊吞布拉克检查站,有武警战士守卫,对过往人员和车辆进行必要的检查。在这前不搭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职守,我们的武警战士也是非常辛苦的。

  这里有一座巨大的石棉矿,大型货车和机械忙碌着,因为远离城市,环保工作做得并不严谨,远远的就能看到采矿过程中产生的烟尘腾腾而上。

  大货车走过的路段,跟在后面全是尘土,很快,即便是坐在车里面,也能感到尘土的味道,只好屏住呼吸,降低车速,离前面的大车远一点。

  这里的光照也很强,空气对流,形成“大漠孤烟直”的小龙卷风景观。路面被货车压的不仅坑坑洼洼,还特别松散,一层厚厚的浮尘,轻易就可以被风卷起。

  长路奉献给远方,在青藏高原青海省部分,这样的景观一路相伴,驾着汽车,好像在蓝天与大地的缝隙之间,与白云嬉戏,和长风赛跑。

  内陆的高原地表风化不仅严重,还没有植被保护,就这样裸露着坦诚以待。大自然的风吹水蚀,一览无遗。

  道路穿行在阿尔金山中,东绕西拐,不知所向,只知道顺着这条路一直走,就能到格尔木。

  偶尔在苍凉大山的谷地中看到一些绿色的植物,就如同遇到朋友一般,因为这是有生命的啊。人可以不相信命运,但也必须承认命运的不同。有的草木生在江南,自是水热充足,而恰巧这一粒种子就落在苍凉大山的岩石缝隙中,偏偏一次偶然的降水让他发芽了,于是,生命的一次旅程就开启了。

  两只乌鸦落在岩石上,我停车拍照,他们飞走了,也带走了我的思绪,乌鸦,你又是如何来到这里谋生的?

  亲爱的朋友,看着照片,给生命找个居所吧。有些地方人们来到这里,倒不是因为这里多么吸引人,而是必须路过,他们是大自然中的路人甲、路人乙。当然,我们也是大山的路人甲、路人乙。

  这条路默默的,引领我们从荒芜走向荒芜,但路的两端都有梦想,这就是他存在的价值,通向梦的地方,他就是梦的桥梁。

  在海拔4000多米的阿尔金山腹地,有这样一处房屋,门口写着:新龙门客栈。门口堆着一些旧设备,墙上写着“商店”,是谁,在这里建造了房屋,售卖什么东西?漫漫长夜,你在想啥?你的家乡是哪里?最初是一个什么念头,让你来到了这里?

  经过乌图美仁乡附近时,几座巨大的沙丘陈列在远处,其新月形姿态如教科书中介绍的一般规整。

  忍不住停车过去,虽然有些远,但能攀上这沙丘,尽情的欣赏他的柔美曲线,在委婉的沙脊上赤脚轻轻走过,阳面躺在沙丘上,享受暖暖的高原阳光,也是一次浪漫的邂逅。

  路边有草原了,可能是因为高原蒸发量大的缘故,许多地方都覆盖一层盐壳,甚至许多小草上都附着盐粒。青海省多盐湖,既是美景,也是宝藏。

  从若羌的早晨6点左右开车出发,到达格尔木这长长的树木长廊,已经是后半夜了,18个多小时的长途驾驶,感受大气磅礴的自然风光,感悟祖国建设者的精神风貌,收获满满,无梦也美。